DeepMind 执行长 Demis Hassabis:20 年前我就想发明 A

DeepMind 执行长 Demis Hassabis:20 年前我就想发明 A

「首胜!AlphaGo 击败了棋王李世乭」、「AI 对人类真正的威胁是什幺?」「AlphaGo 赢了前两场,你还期待李世乭能赢第 3 场吗?」这两天,人工智慧 AlphaGo 与南韩棋王李世乭的世纪之战,无疑成为全球镁光灯下的焦点。

赛前

赛前,大家都不甚看好 AlphaGo。虽然它在去年 10 月击败了欧洲棋王樊麾,但樊麾棋力二段,与李世乭的九段(专业最高段数)仍有段差距。创新工场执行长、机器学习专家李开复在赛前曾就去年 AlphaGo 的表现剖析,这一次李世乭对上 AlphaGo,双方每盘胜算约是 89:11,若 AlphaGo 想胜出,应该还要一、两年的时间。

这次,AlphaGo 的学习能力却超越众人想像,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,它进步神速,吸收了 3 千万张棋谱、与自己对战了数万局。在 3 月 9 日、10 日这两场对弈中,耗时 3 个多小时,最终李世乭弃子,由 AlphaGo 夺下前两场比赛的胜利。

我们觉得很遥远的未来,就是「现在」

这场对弈,更让人工智慧迈向新的里程碑。

电脑胜过人类的历史,要回溯到 1997 年,IBM 的深蓝(Deep Blue)电脑击败了当时的西洋棋冠军 Garry Kasparov。「深蓝在机器学习领域是一个重要的突破。但当时大家的共识是:围棋不可能会赢。」Google 台湾董事总经理简立峰表示,相较于西洋棋,围棋是公认最複杂的棋类,一个子落下来,盘面有非常多种可能,複杂程度连电脑都无法完全参透。但近年随着电脑的运算能力提升与资料库变大,带动机器学习有了新的突破,并且有能力去完成複杂度更高的人工智慧系统。「我们原来觉得很遥远的未来,现在都到达了。」他说。

这场对弈,在 AI 历史中佔有绝对性的指标意义。在将近 20 年后,全世界又再度把焦点都放到了人工智慧的进展上。电脑看起来更聪明了,聪明到我们从前无法想像的地步。在科技突破的同时也加入了哲学思辨,「机器到底懂不懂自己在做什幺?有一天会不会完全取代人类?」人们开始反思人与电脑之间的关係,也对未来有了更多的好奇与畏惧。

这是一场 Google 耗资 120 亿元的豪赌

AlphaGo 的推手,正是 Google 在 2014 年豪掷约 4 亿美元(120 亿台币)收购的英国公司「DeepMind」。成立于 2010 年,这家专攻深度学习的 AI 公司在还没有任何商业化的成绩时,就被 Google 大手笔收购,成为 Google 至今在欧洲最大起收购案。Google 所看中的,是 DeepMind 对于未来强烈的企图心。

DeepMind 执行长 Demis Hassabis:20 年前我就想发明 A Google 在 2014 年收购了深度学习公司 DeepMind。

DeepMind 所研发的 AlphaGo 人工智慧系统,是第一个结合了机器学习(Machine Learning)与Monte Carlo(蒙地卡罗)树状方法的深度学习网路(deep neural networks)。而 AlphaGo 这套类神经网路(neural networks),让它能进一步模拟人类专家的思惟,分析盘面并选择最有利的下一步。DeepMind 的研究结果,同样在学术界取得领先地位,在去年两次登上科学权威性期刊《Nature》的封面。

DeepMind 执行长 Demis Hassabis:20 年前我就想发明 A西洋棋大师 Demis Hassabis

3 月 8 日,南韩首尔,在 AlphaGo 即将对上李世乭的前一天,我採访到了 DeepMind 执行长 Demis Hassabis,而他也许正是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。

同时做为一个神经科学家、电脑科学家,Demis 还有另一个让人惊奇的身分:西洋棋神童。4 岁开始学习西洋棋,13 岁时棋艺已达大师等级,是当时世界段位第二高的棋手,蝉联过 5 届世界西洋棋冠军。

DeepMind 执行长 Demis Hassabis:20 年前我就想发明 A DeepMind 执行长 Demis Hassabis。

1997 年,当 IBM 深蓝电脑击败西洋棋冠军的那一刻,正好是 Demis 在剑桥大学攻读电脑科学的时候。当时已是西洋棋高手的 Demis,在剑桥内第一次接触到围棋「Go」——这个已有千年历史的棋类运动。Demis 回忆,当时看到这场比赛内心萌生很多想法,也让他下定决心,有一天要做出一个下围棋胜过人类的电脑系统。

游戏,就是他探索这个宇宙的第一步。早在 17 岁时,Demis 就曾製作过一套名为「主题公园」(Theme Park)的模拟游戏,全球销售超过百万套。离开剑桥后,Demis 创办了电子游戏公司 Elixir Studios,10 年后他重回校园,在伦敦大学完成认知神经科学博士学位,也在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。

Demis:「我不觉得 AI 是威胁,我觉得它很『Amazing』!」

2010 年,Demis 与 Shane Legg、Mustafa Suleyman 两人共同创办了 DeepMind。在 DeepMind 官网首页,他们这幺写下公司宗旨:「解决智慧,用它来让世界更好。(SOLVE INTELLIGENCE, USE IT TO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.)」

AlphaGo,就是 DeepMind 跨入 AI 领域的重要一步,这一步,世界瞩目,但即使 AlphaGo 证明自己能够胜过人脑,大家感到期待、惊讶,隐而未显的却是更多对于未来的恐惧。

对于人工智慧的发展,持反对意见的科技大老不少,包括特斯拉(Tesla)执行长马斯克(Elon Musk)、科学家史蒂芬‧霍金(Stephan Hawking)都是知名的反对派,霍金更曾语出惊人一句「人工智慧将使人类灭绝。」人们害怕的是,AI 会不会有一天懂得思考?会不会如《魔鬼终结者〉中的天网,铺天盖地控制我们的生活?

相较于媒体询问到任何有关 AlphaGo 的技术细节,Demis 总能细细的、不厌其烦的解释,他在讲这一句话的时候,语气特别加重了些。

在 Demis 眼中,AI 并不是用来取代人类,AI 终归是一项工具,意在让人类的生活进步。机器不会有喜、不会有怒,当然也不会感到疲惫,机器可以不间断的进行运算,在数以百万计的数据资料中,找出最有价值的一个。运用在医疗、科学领域,都能带来极大的帮助,但人类的思想、好奇、想像,才是创造出这一切的根本。

DeepMind 执行长 Demis Hassabis:20 年前我就想发明 A DeepMind 的下一步棋,也同样让人好奇。

AlphaGo 在围棋中胜过人类,但不代表它能够知道或是理解自己正在做些什幺,要从机器学习进步到机器理解(Machine Understanding),还有非常长的距离,让机器能像人脑一样理解,也不会是 DeepMind 未来要做的。

所以,Demis 如何想像未来 5 年有 AI 的世界?「我觉得其实不会有什幺太大的改变,可能你的手机、你的家庭用品更理解你的使用行为了,也或许无人车满街跑了,但如果说是什幺天翻地覆的改变,我觉得不会。」他说。

AI 的未来?我正在搞清楚宇宙是怎幺一回事

採访结束后,Demis 先是做势下棋给记者们拍照,闪光灯一暗下后却是一群记者涌上前要跟他合照。「你简直就像摇滚明星。」现场的记者们糗他。「对啊,这对一个科学家来说挺不寻常的。」Demis 笑说。

离开採访现场,我重新点开 Demis Hassabis 的 Twitter 页面,「我研究 AI 领域,正在试着搞清楚宇宙是怎幺一回事。(Working on AI. Trying to understand what is really going on in the universe.)」Demis 在自己的 Twitter 个人简介中这样写到。

2016 年 2 月,DeepMind 发表了 DeepMind Health 计画,要透过行动 App,帮助英国的医护人员及早发现急性患者并更好的做临床任务管理,虽然这项计画现阶段还未导入 AI 技术,却也让人期待未来的可能性。

我想,AlphaGo 与李世乭的这场人机大战仍未分出胜负,AI 与人类之间的平衡也仍在摆荡,但或许在 Demis 的心中,早就已想好了下一步棋要落在哪里。

相关推荐